我是居吧,顺序一直在错歪日x

emmmmm感觉文的大纲已经愉悦的飞起了,于是搁着让她落了_(:з」∠)_这个是续两人山沟沟探险的故事,我看看原来貌似没写完??(哈哈哈哈x不慌不影响我之后会补上( ー̀εー́ )
请忽视我屎一样的网点,我真的好好在摸索 ( ̄ε(# ̄)☆╰╮o( ̄皿 ̄///)
然后私设多如山——画风不定,沙雕台词哈哈哈哈哈呜呜呜

网点怎么贴才不会杂啊………导出来的图片花的鸭皮………(ノ_・。)


查看全文

【伞修】无中生有(四)

架空长篇

私设多如山

-------------------------------------------------------------------------------

以魂为引,唤于冥河,化萤为形,是为“夜萤”。

此物多出现于幽静阴森之地,发出淡蓝色的冰冷的光。

人死后身体归还给大地,而灵魂会被打散重塑于轮回。残存在世间的执念,则欲化为“夜萤”,若能找到执念之人,便燃至寿终,反之弥散。


“若引星光,将乘水中月,镜转海间之门......”青年摩挲泛黄书本上模糊不清的字迹,眉头紧锁。



柏塞纳的古文字不同于大陆其他地方,其象、形、声皆为自创,流传至今已有数千年的光阴,但是随着几百年前国家的合并,文化的流通,现有的语言文字早已不再有古时的半点影子,通晓之人也是寥寥无几。想要从古书中读取自己需要的信息,更是难上加难。

夜色渐渐褪去,天边也已泛起了鱼肚白,叶修刚准备把另一本古籍翻开继续对照解读的时候,房门被人轻轻叩响。

“叶修哥。你醒了吗?”来的是苏沐橙。

“嗯。门没锁,进来吧。”叶修垂下头,把手中厚重的古书塞回了书架上。

“你又通宵了吧。”苏沐橙看着叶修厚厚的黑眼圈, 笃定的说道。

叶修没有回答,只是挥手把灯盏熄灭了,“多少看懂了点,也不算没有收获。不过一想到今天就要跟这地说拜拜了还是可惜的。”他转过身去,开始不紧不慢的收拾着行李。


苏沐橙看着眼前日渐消瘦的叶修,心中不免一番苦涩,这么多年来,叶修哥一直在她面前一直都是坚强无畏的形象,即使是昨天一手创办的“嘉世”被王国收编,七年的辉煌落幕,叶修也表现得不痛不痒,一副散漫的样子。但又有谁真正知道叶修哥心中的痛楚呢?自从哥哥不在之后,自己就一直跟在叶修哥的身后,他为自己扛住了风雪,熬过了寒冬,他给了自己所能拥有的最好,自己却弄得遍体鳞伤。


要是哥哥还在就好了。她想。

“叶修哥你真的不留下来吗?”苏沐橙问道。


柏塞纳不同于其他地区,外部地区群峰耸立,但就因为如此,悬崖峭壁,深川沟壑成为了最有利的地域屏障,当年两人正是因为翻越了这重重山峰才甩掉了追兵。与外部地区不同的是,柏塞纳的中央地带则是一大片深邃的镜湖,城区建造于湖面之上,王城却浮空而立,传说王城的内部藏有上古起源之源,但也终归是传说,无人见无迹寻。王族与平民一直划分界限,互不干扰,不过这次一直代表着平民利益的“嘉世”突然被王国收编对各个地方的人民都是不小的震动。同时只有苏沐橙知道的还有一个秘密,就是王族邀请两人进入王城任职,叶修拒绝了。


“那你留下来莫非是有什么打算吗?”叶修笑了笑,“王城对我们来说可不止是个是非之地。”

“叶修哥你是知道的,王城里的藏书据说有记载万年前大陆的资料,我想着会不会有关那个东西的线索。”苏沐橙一字一句坚定的回答着,“叶修哥帮我了很多,这次,我也想帮上点什么忙。”

叶修听到后面明显愣了一下,随后回过神来拿起杯子将水一饮而尽,润了润嗓子,看着眼前的少女,思绪万千。

“万事小心。”久久的沉默之后,叶修才出了声。

“你就这么放心我一个人吗?”苏沐橙觉得不可思议。叶修哥居然没有反对自己的决定,是不是今天打开的方式不对?

“有那小子陪着你我这老人还瞎操心啥?”叶修说罢背上行囊径直走出了房门,留着红透脸的苏沐橙呆愣在原地。

小女孩长大了啊。叶修感叹道。

其实刚刚听到苏沐橙的想法的时候自己是很震惊的,这么多年了,自己一直在打探那个东西的消息都没有下文,几经挫折都快不在抱有希望,但是苏沐橙的话像是黑暗中的一缕微光,叶修抓住了,死死的拽紧了。人都是有私心的,叶修一方面担心苏沐橙的安全另一方面又迫切想知道那个到底是个什么东西直接导致了七年前病毒的爆发,和魔物的大规模入侵,还有苏沐秋的死亡。


清晨的和煦的阳光照射在叶修的身上,他注视着前方的道路,脑海中又浮现出橙发少年在涣散清浅光线里浅浅的笑。



一切不过是重头再来罢了。

------------------------------------------------------

碎碎念:前面的剧情本来说是可以赶上今天生贺画完的,结果emmmm,之后会发出来x

查看全文

【伞修】无中生有(三)

架空长篇


私设多如山


----------------------------------------------------------------------------


秋天的夜晚凉爽而干燥,叶修拉着苏沐秋一直顺着石子路走着,欢快的哼着歌,丝毫没有注意到身后的苏沐秋满头的黑线。


“叶修,我记得我们当初决定是藏起来等到天黑进去吧。”

“对啊,”

“那你知道现在是哪里吗?就一直拉着我来。”

“……”


苏沐秋发现自己脑袋才是秀逗了,居然乖乖的跟在叶修这个路痴身后让他带路。这下好了,估计是回不去了。

苏沐秋无奈的笑了笑,看了看四周,再往前走就是南之国边界的科赫塔山,私下越境可是会进牢的,只能掉头往回走了。

“我们回家。跟紧我,别丢了。”苏沐秋向叶修伸出手来,示意让他抓紧自己。

但是叶修却动也不动。


“叶修,你怎么了?”

“......沐秋你有没有闻到什么奇怪的味道?”


“你说什么,这里......”


苏沐秋也愣住了。

很细微,很熟悉又很陌生的味道。

铁锈味。


是血。

是人血。


气味从前面的山脉传来,且愈发浓烈。

“叶修你把火把点上,我们去看看。”


“好。”

两人不断向山脉里走去,越往里走,林木越稀疏,也越空旷,血腥味渐渐被浓厚的恶臭掩盖。


“我有一种不好的预感。”苏沐秋说到。

“我们又想到一处了。”叶修伸手扒开了眼前错杂的枯枝,“我还发现我们想到一处准没什么好事。”

“叶修你说什么?”

“没,没什么。我们到了。”叶修把火把举高,火焰跳动着照亮了黑压压的四周。


“这地方,看来不怎么友好。”叶修语气突然严肃起来,“苏沐秋你看。”

“怎么会,这里……“


两人脚下的花草都枯死了,目光所及之处土壤已经腐烂,变臭,在空地的中心,有一大块黑色的物体,从它的中心正在汩汩流出墨绿色的粘液,发出“啪啪”的炸裂的沉闷的声音。

叶修下意识的将火把往前探去,在火光的照射下,一个碎裂的头骨正在墨绿色的粘液上缓缓起伏着,头骨里面密密麻麻的挤满了肥硕的虫子,搅和着其他的肉块。


“妈的,是死尸。”叶修捂住鼻子低头咒骂了一句,“是人类吗?”


“不是,只是一只猴子而已。”苏沐秋紧皱着眉头,指了指尸块的边缘说到,“你看,这里的毛发并没有被腐蚀,这里,到这里都是,而人类不会有那么大面积的毛发。”


肉块上的毛发早已被粘液的混合下凝固成了生硬的青黑色,墨绿色的粘液着猩红的血液,不断向外渗透腐蚀着残缺的断肢,隐隐约约可以看到肉块深处蠕动的白黑色虫子在尸体还源源不断的吐出新的粘液,而在外部因为吞噬太多胀大的虫子则炸裂开来,发出清脆连贯的“啪啪”的炸裂声,散发着阵阵恶臭。


叶修感觉自己的胃在翻江倒海,今中午吃的蛋糕都快吐出来了,自己活了十多年死物见过不少,但从没有像今天这样恶心过。

“叶修,你没事吧?”苏沐秋看着叶修眉头紧锁的样子,关切的问道。

“还好……你还不是…”叶修转过头来本想嘲笑下苏沐秋,却只见对方对自己满脸的关切,好像并没有因为眼前这恶心的东西表现出来任何的不舒服。

自己果然还是太弱了吗,一点腐尸就被吓到吐,苏沐秋这家伙心理承受能力究竟是有多强?


苏沐秋看着又在神游的叶修,欲言又止,只得长长的叹了一口气,然后走到尸块面前,神色复杂。进山脉前自己明明嗅到很明显的血腥味,是死人的气味,但这只是几只腐烂掉的猴子。他想从中找出点线索,但那团东西实在是恶心,还有点诡异,自己可不是什么昆虫学家,于是彻底打消了这个的想法,开始向尸块的周围得环境仔细查看,试图能发现点什么有用的线索。

“沐秋!你快来看看这个。”


听到呼喊,苏沐秋忙往叶修那看去,只见回过神的叶修指着一块碎裂掉的巨大的石块,”里面有很多血,血液向外四溅很明显就是被一股巨大的力量冲击在这里。"苏沐秋快步走到石块跟前,蹲下身来查看着。

“......血液是居然黑色的,这人中毒了。”

“血迹一直向前延伸,我们可以顺着这个痕迹追查下去。”叶修在一旁补充道,“不过沐秋,我们真的该回去了,前面给我的感觉,很不好。”


天已经完全黑下来了,空气中只剩下强烈的腥臭味,火把被风吹灭,前面山口穿堂而过的冷风呼啸着似乎要把两人撕成两半。叶修不知道前面那里有什么,但是脑海里突然闪过几处近乎全是殓白色的记忆断片,有一个熟悉的声音从脑海深处传来,反复告诫着他“不要去,不要去”。

『他会死』


叶修动摇了。


苏沐秋背对着叶修,黑压压的乌云完全遮住了月亮的光芒,降下黑暗的诅咒。他看不清他的脸,但苏沐秋还是从叶修话语中的颤抖中感受到了他的心情,那是一种名为恐惧的和担忧的情绪混杂的产物。

还是和原来一样没变,他想。


“都多大的人了怎么还怕黑。”

于是,他抓住了叶修的手,掌心中传来对方灼人的温度。

叶修愣住了,随后立刻清醒过来,“你就别打趣我了,怪肉麻的。”说罢便挣脱了苏沐秋的手,飞也似的向前逃走了。




查看全文

码字的时候想剧情,脑子里想出了…emmmm,感觉车开不出来,摸鱼使我快乐(你走x

【伞修】无中生有(二)

架空长篇


私设多如山



----------------------------------------------------------------------------




当叶修苏沐秋结束一个半小时的行程赶到的时候,台上的人已经结束他充满激情的演讲,在人们的掌声中挺着他的大油肚缓缓走下台来,向周围的挥手微笑致意,还不忘露出他亮闪闪的大金牙。

看台周围都是人,没有位置,两人只得在远处的石头上坐下来喘口气休息一会儿。


“哎?苏沐秋我记得镇长不是这人啊,这明明就是个暴发户。”

“我也不知道,估计是啥亲戚吧。”苏沐秋指了指远处的洞口,说到,“我们来晚了,你看,已经结束了,洞口都炸开了。”

叶修嘲苏沐秋所指望去,果然眼前的洞口处零零散落了大小石块,还建好了支架,旁边还堆积了不少沙土,在洞口的右手边还搭好了简易的营地,前来做工的人们三三两两的休憩闲聊着,声音不是很大,显然但是依稀听得见是在谈论这山洞的事。

“走,过去看看。”苏沐秋提议到。

叶修点头答应,两人迅速达成共识,蹑手蹑脚地向营地挪去,找了块能够遮挡的大石头,蹲下身来。


“也不知道那老家伙怎么想的居然又要来动这个鬼地方。”


“可不是,这都第几次了。”


“那老头能决定什么?还不是他那个宝贝儿子搞出来的幺蛾子。”


“要不是给的多傻子才来这里,俺还等着发工给我家那娘俩买两件过冬的衣服哩。”


“哎哟老冯你这口音哪来的?有意思。”

“别提了,想起我就来气。我跟你们说这地方动不得,我来两天就走。走了走了,今天结束了,明天再来。”

“行行行,再说…”


“哎不是我们刚来他们就结束了?这没效率啊。”叶修的头慢慢从后面大石头上探出来看了看四散的人群,“今天好像结束了,我们回去吧,明天再说。”

“不......现在还不行。”

苏沐秋背对着叶修坐着,抱着手,头低垂着。暮日西垂,橙红的光晕在少年身上打了两个旋降落下来,融化进灰黑色的土地。叶修看不到苏沐秋的表情,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叶修不明白,就一个破矿洞到底有什么好的,打工的地方不止这一处,没了这里再找就是了,这么就这么死心眼。啊,想起来了。



“呼,所以你到底要找什么?”叶修跳下石块顺势坐在了苏沐秋旁边,转头看了苏沐秋一眼没有回应后,继续说道,“要不是哥我记性好还记得你做这几个月涂涂画画的草稿,真是鬼知道你要搞那些干什么。"叶修拍了拍苏沐秋的肩膀,然后抬头望向了远方,笑了笑,没有再说话。


过了好久,叶修才听见耳边传来苏沐秋的声音。


“……叶修你可以啊,不过那不是主要的,剩下的等回去后我在和你慢慢说。”

得到了意料之中的答案,叶修也没在追问什么,于是顺手摘了一株狗尾巴草叼在了嘴边,站了起来,一把勾住苏沐秋的脖子,轻声在他耳边说道:“这季节天黑的快,等他们都走了我们再进去看看。”

“叶修我们可想到一处了。”苏沐秋眼睛一亮,“那我们得先找个地方躲起来。”

“那是。对了哥先送你个礼物。”

“什么?”

叶修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嘴角轻轻一挑,伸手将叼在嘴边的狗尾草拿了下来,抬起手来细心的把苏沐秋额前的碎发撩到耳后,然后小心翼翼地别在了苏沐秋的发间,“成年礼物,收好了。”


苏沐秋愣愣的看着叶修,黑发少年的动作温柔而缓慢,深蓝的夜幕中,他的眸子里盛满了星光。


苏沐秋突然想起了很多年前也有这样的一个人,他带他逃出了森严密布的城墙,他让他看到了世间的粼粼微波下的血雨腥风,他亲手种下恶之果又将它连根拔起,他为他长眠于六尺熔岩之下,但是他早已忘记他是谁。


叶修本以为会发火的苏沐秋却意外的冷静,没有想象中的气急败坏,他也只是沉默着,伸手把狗尾草拿了下来,“这么小气,我还以为是什么。”苏沐秋把玩着手中的狗尾草,毛糙糙的还有点扎手。


这是什么品味?有够差劲的。他想。


“惊喜当然要留在最后了。”

“你这惊喜我可消受不起。”苏沐秋看着叶修一脸的欠,突然开始怀疑两年前为什么要脑袋抽风把他带回来。

那时的这个家伙的眼神像极了过去的自己,冷冰冰的,像死了一样。


“喂!那边两个!已经收工了快回去!” 


“抱歉!我们这就走!”叶修晃了晃苏沐秋,然后抓着了他的手腕开始往前走,“想什么呢,都来赶人走了,走了。”


查看全文

【伞修】无中生有(一)

 架空长篇

私设多如山

----------------------------------------------------------------------------

 在大陆东南部介于东之族和南之国的边境交界处的有座边陲小镇,镇子不大,五百多口人,镇民们生活大多自给自足,多余的产品和外界进行来往贸易,但是因为交通不便且货物没有较大的利润空间,商人都不屑于组织进行长远的贸易合作。虽然不是很富裕,但是人们相处依然和睦,生活井井有条,一切平静祥和。在小镇里,有一条一直从南之国延伸而来的窄窄的河流,一直流淌到镇子的最北端,止于山脚,最终汇成一片浅浅的湖泊。河流夏涨秋落,冬雪春融,河岸的花草却生生不息,满天星开了败,败了开,不知疲倦地诉说着生命的热忱不朽。在距离湖泊百米开外的小森林里,叶修苏沐秋苏沐橙的家就在那里。

 

“不对,要是这里再加上支撑的话,在这之后的收缩就会卡死。”苏沐秋看着他手中的图纸,铅笔一丢,第四十次叹了口气。

叶修看着苏沐秋再一次熟练流畅的完成了写、画、挠头、丢笔、叹气、挠头的满分动作后停下了自己一直在进食的动作,虽然说自己不是很懂苏沐秋想要做什么,但是凭借自己以往的经验来看,苏沐秋现在精神高度集中疲惫,太容易钻死路而导致大脑短路。
叶修至今还清楚的记得两个月前苏沐秋因为一颗螺丝钉不合大小把刚造了半个月的蒸汽炉给拆了重造的教科书般的致命操作。

苏沐秋需要放松。叶修这样想着。

秋日午后的阳光总是温和而慵懒,它轻轻透过阁楼天窗的玻璃洋洋洒洒的落在两人的身上。苏沐秋褐色的头发融化在暖色的阳光之中,光影中无数飞舞的细碎微尘散落在他长如墨羽般的睫毛上,随着他的呼吸有节奏的起伏着。遂后,他睁开了清澈的双眸,看着眼前呆愣住的少年,轻声道:“叶修,你有什么好办法吗?”少年富有磁性的温和的声音传来,一字一句,声声入耳。

叶修出了神。

幸是秋日,没有春雨淅淅,没有夏蝉争鸣,没有冬风凛冽,就是这静默的秋日,叶修在今后的日子里回想起来‘,感受到了,不止一次的心动。

“......手感还不错。”叶修呆呆的看着自己的摸向苏沐秋脑袋的手,享受着少年柔和的发丝灵巧的绕过自己的指尖轻抚皮肤传来的酥痒的触感,丝毫没有感受到面前的火山即将爆发的危机,于是在六秒之后,苏沐秋温柔的抓住叶修的手,嘴角上扬,在“我可*你*”的问候中给叶修来了一个过肩摔。

“叶修,你今天到底怎么了?”苏沐秋一脸无奈的看着这下个楼梯都摇摇欲坠,还带顺拐的家伙,心想是不是刚刚把这货摔傻了,满脸的担心疑惑。而叶修现在满脑子都在质疑自己刚才为什么神使鬼差的如同撸猫般的把苏沐秋的头发一直从发际线摸到脑袋后面,然后疾风出鞘般的迅速摸了回去完成了一次成功的作死,还意犹未尽的重复了几次。 自己是不是没睡好?貌似不是,不然也不能吃那么多,算了不管了。于是叶修使劲摇了摇头,定下神来,向前迈开坚实的一步——

 

“哐当!”

 

“……这下没事也给摔傻了。”苏沐秋扶额叹了口气,走上前去半蹲着向叶修伸出了手,“没事吧?有摔到哪吗?多大的人了下个楼梯还能踩空真有你的。”

“失误失误。”叶修抓住了苏沐秋的手站了起来,拍了拍屁股的灰,随后向苏沐秋比了个"ok"的手势,“哥长得结实,没事没事。”

“叶修。”

“嗯?”

“你是个傻子吧?”

“……”

 

“哥哥,怎么了?”苏沐橙打开房门探出头来,睡眼惺忪,显然是刚才的动静太大把小姑娘吵醒了。

“是沐橙啊,没事,不过就是你叶修哥今天脑子秀逗了,我带他出去走走,晚点回来。”苏沐秋微笑的回答道。

“苏沐秋我…唔…”苏沐秋修长的手及时捂住了叶修的嘴,拖着叶修向门口走去,“那沐橙我们出门了。”苏沐秋敲了敲叶修的脑门,转身向苏沐橙说到,“饿的话桌子上有你叶修哥买回来的蛋糕,记得吃。”

“ 嗯,哥哥,叶修哥晚上要回来吃晚饭啊。”

“好,走啦。”说罢,苏沐秋轻轻关上了门,转过身,发现叶修已经在栅栏外等他了。秋季草木枯黄,秋风渐起,眼前的少年凝刻在金色的柔光里,青丝垂肩,墨瞳如渊,嘴角正勾起一个迷人的弧度。柔光倾泻,光影交错,在这静止的时光中,叶修的眼中,从始至终只有苏沐秋一人。

 “我青春期不是过了么,一定是错觉。”苏沐秋提了提肩上的包,“哎不对啊,叶修他……”

“苏沐秋你还要杵在那嘀咕多久。”叶修看着呆在那里魂快出窍的苏沐秋,“快走了,时间不早了。”

“嗯,嗯来了。”苏沐秋回了神,快步向叶修走去。

“在想什么。”

“没什么,有空去看星星吧。” 

叶修懵住了,大脑现在有点死机的趋向,他发现自己现在越来越不懂苏沐秋到底在想什么了,是不是为了哄妹妹看了太多的故事书没睡好,嗯,应该是这样。“我说沐秋啊,你得注意休息了,这...”

“我说的是我们三个人去看,沐橙跟我提议的,想什么呢你。”苏沐秋看着叶修欲言又止的样子,笑了笑继续说道,“这次我们去的地方,是最近来镇子里的游行的旅人发现的。据说里面有晶矿,镇长为了拉拢商人才高价收人去开挖洞穴,我们去个一星期,之后的两个月的开销就解决了。”

“照你那么说,那儿待遇这么好那我们为什么要瞒着沐橙偷偷去呢?”叶修一把勾过苏沐秋的脖子,眼里满是戏虐与不解。

“那很危险。”苏沐秋顿了顿,停下了脚步,“炸药什么的稍有不慎就会炸垮整个洞穴,而且不知道那洞里是晶矿还是其他什么东西。要是让沐橙知道了肯定会不让去的。”他抬头看着叶修,微笑着继续说道:“我本来只打算自己一个人去的,没想到被你给发现了。”

“啧,我说你这个人真的是.....就是会乱来!”叶修放下了勾在苏沐秋脖子上的手,烦躁的抓了抓头,“啊,劝也劝不动你,罢了罢了,是我自己要跟你来的。先说好了,我们就先看看,不行的话你就立刻和我回去。”

“好了好了,知道了,但是这个是每天结算的,我们好歹干完这天吧?”

“苏沐秋,你说你......”

“好好好,就看看就看看,对了,我给你的东西带了没?”苏沐秋一边说一边把背上的包裹取了下来,摸索着翻出了一个羊皮纸递给了叶修,“还有这个,收好了。”

“这是什么,你之前给我的东西收的好好的,有点多,我估计装不下了。”叶修接过了羊皮纸,看着已经装满的背包,犯了难。

“塞口袋啊,你衣服不是有拉链的么,记得拉紧了,别掉了。”苏沐秋笑了笑,乐呵道,“走吧,估计快要开始了,我们走得快一点说不定还能赶得上镇长鼓舞人心的‘炸洞’演讲!”

“……我觉得你已经在放飞自我了。”叶修看着已经开始向前飞奔的苏沐秋,无奈的笑了,随即迈开沉重的步伐,他开始奔跑,追逐着,他穿过散落飞舞的秋叶,拨开四下逃逸的尘埃,注视着那个愈来愈近的那个身影。

 他跟上了他的步伐,拉住了他的手腕。

 

“苏大大,你跑得太快了。”叶修苦笑道。

 

查看全文

突然想起的不知道有没有的梗,大致就是探险意外伞哥把叶修救出去然后自己被困在山洞里之后的事…
草稿流上色废x  o(# ̄▽ ̄)==O)) ̄0 ̄")可能会有后续哈哈哈嗝【打脸

#伞修

“我很想你。”
“我也是。”

写在后面:

啊啊啊啊今天垃圾学校停电好时间只能糊了一张河图〒_〒之后还会细化(;′⌒`)另外还有篇短漫会发_(√ ζ ε:)_

沐秋生日快乐,他和他们都很想你。

 
© 鹤熙 | Powered by LOFTER